见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

  春节红包的来历 篇一:春节红包的由来 春节红包的由来 关于红包的由来有几种说法:一个是古时候在年节时,会使用红 线将百枚铜钱串起, 发给小孩, 祝福对方长命百岁。 且“岁”与“祟”谐音, 是“邪物鬼怪”的意思,当小孩拿到“压岁钱”时,可用于贿赂鬼怪化凶为 吉,平安度过来年,故叫做“压岁钱”。而铜钱和红线消失后,逐渐以纸 币和红包袋取代,变成了“红包”。 过年发红包是一种传统。 再一个是在唐朝宫廷中有“掷钱为戏”, 王仁裕在 《开元天宝遗事》 曾提到:唐玄宗天宝年,“内廷嫔妃,每于春时,各于禁中结伴三人至 五人掷钱为戏。 ”而从春日“掷钱为戏”, 到“散与金钱”, 后又发展到赠“洗 儿钱”。据司马光资治通鉴的记载,杨贵妃认安禄山为义子时,“玄宗亲 视之, 喜赠贵妃洗儿钱”, 以贺喜驱邪。 到了宋、 元, 便形成一种民俗。 由于历史久远,到了现在,不但在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和香港这些 地方, 可以说整个东亚都有类似现象: 在越南也有发利是红包的传统; 在日本,家长会派“お年玉”给小孩,不过是采用白色封套包装,而且封 套上会写上接受人的名字;在马来西亚,传统马来人会向友人派一种 有金钱在内的绿色封套,而这普遍被认为是伊斯兰文化和红包文化的 结合。 在中国古代, 朝廷还会把年底发“荷包”, 当作给官员的“年终补贴” 东汉时,文武官员在腊月就会收到皇帝赐予的“每人发栈 20 万、牛肉 200 斤,大米 200 斛”,性质大概相当于今天的“年终红包”。而根据《啸 亭续录》记载:在清朝乾嘉时期“岁暮时诸王公大臣皆有赐予;御前大 臣皆赐‘岁岁平安’荷包一”。里面有各色玉石八宝一份、金银八宝八份 以及金银钱、金银探各四枚。 而在各色官员里,翰林收“红包”的方式 最为有趣。由于翰林院,一没事权,二没财权,官员们跑关系走路子, 很少到这儿来送礼,常常被称作穷翰林。皇帝也就给了他们一个收“红 包”的机会,譬如宋朝,朝廷册封某个大官,一般让翰林起草任命书, 起草完了,皇帝会命令被册封的那个大官在逢年过节给起草任命书的 翰林送谢礼。这谢礼或者几千贯铜钱,或者几百匹丝绸,或者几十匹 好马,相当优厚。 在大陆地区,红包的习俗曾在文革时期有短暂隔断 文革时,“恭喜发财”、“红包”这些习俗都当作了“四旧”,被刻意 阻断 1967 年, 中国开始“破四旧”, 过“革命化”春节: “移风易俗过春节, 大年三十不歇脚”“干到腊月二十九, 吃完饺子初一早晨就动手”。 当时, 民众被发动起来了,不准放鞭炮 、不准烧香拜佛、不准滚龙舞狮。“上 海市革命委员会”革命化春节发起者更是认为: “什么敬神、 拜年、 请客、 送礼、吃喝玩乐,都统统见鬼去吧!” 过年不说“恭喜发财”,说“祝您今年见到毛主席”。这么一过就是 十几年。而在这样的形势下,再加之物质资源的极度匮乏,“红包”也就 在绝大多数地方销声匿迹了,少数遵循传统的老人,也只能偷偷摸摸 的塞给自己的后辈。 虽然大环境下,“红包”文化肯定是不被允许的,但一些小细节仍 能看到这样的习俗的扎根之深,除了一些家庭偷偷摸摸的包红包外, 高层也很难完全无视传统:1963 年初,开始“还债”,给章士钊 2000 元,此后每年寄 2000 元,直到 1972 年还清,共 20000 元,接着 又开始“还利息”。有趣的是,的“还账日”一直定在了每年春节后 的正月初二。 经过动荡年代后,红包文化卷土重来 如今,红包多寡被认为与经济实力有关,富豪和明星的 “红包利 是”往往更大 在文革之后,“红包文化”其实有一个香港和台湾的向内回输。而 在香港,是有派发“利是”(红包钱)的传统习俗,一般是已婚人士发给 未婚人士、长辈发给晚辈、上司发给下属。由于派发“利是”者重在祝福 和心意,收“利是”者也重在讨个吉利,因此香港普通市民派发 “利是” 的金额不大,一般都是 10 元、20 元、50 元而已。 但对于那些并不“普通”的香港富豪们而言,他们派发的“利是”容 量也往往不普通,而且容量多少是一件事关面子和情礼的事情。华人 首富李嘉诚的每封“利是”钱一般是 500 港元, 澳门的赌王何鸿燊, 同样 见人就派发“利是”,“利是”的含金量在数百到 1000 元之间,约是普通 人的几十倍。这样的习俗也影响到了内地,明星和富豪们也往往会在 节庆和喜事大派红包,2011 年 6 月,演员孙俪和邓超在上海举行了婚 礼。就在孙俪的经纪人给媒体派发礼物和 500 元红包时,还发生了两 名在场的娱记为了争抢红包扭打的事情。 正因如此,现在不少人觉得过节成本太高,其中相当一部分就是 红包开销 虽然和香港广州等地的“利是”有所差别, 北方的红包会“厚实” 一些,不过相对于见者有份的“利是”,北方“红包”则往往定向赠予较近 的亲属。但不管怎么发,春节的红包利是开销都不会个小数目。 在一项针对内地 2500 名受访者的调查中, 有 12.5%表示自己的过 年花费在 8600 元以上,还有 3.8%高于 21000 元。而这其中除去路费, 就有相当部分花在了红包等人际交往费上。而《明报》在今年初的一 项针对香港人的调查中,发现今年有六成表示会封 20 元利是,认为总 利是预算会超过 2000 港币的人也在 6 成左右。 不过虽然负担重,但这笔开销往往却不能省。中山大学的叶春生 教授就表示:红包是中国人的一种交往方式,具有表达祝福的含义。 实际上,这种交往方式的意义并不能低估,有时红包的来往会是个人 身处社会关系网络之中的一个确认,有时红包的多寡还是衡量彼此关 系深浅程度的一个尺度。再次,对于一些人来说,它还是体现个人身 份的一个标志。 此外,红包文化作为“中国特色”,已经为世界所知 如今,中国的“红包文化”早就走出了东亚,为西方人所知 美国财政部发售的马年吉利钱红包。 知名脱口秀表演者黄西就曾表示: “美国人了解中国习俗的也越 来越多。有一次一个老美在我演出后给了我一红包。” 事实的确如此,为了迎合中国人这种喜欢“红包”彩头的文化,从 2002 年开始,美国财政部就发行了生肖吉利美元红包,而如今已经是 第 13 年。这些美元红包每个上面都印有吉祥祝福,里面则是一张序列 号以 8888 打头的一美元面值钞票,且限量发售 88888 个。 而在 BBC 广播电台的一个英文教学节目里, 主持人还特意介绍了 中国的一种送集体红包的行为,并称其为 Whip-round,他的解释是“把 钱集中起来,以集体的名义为某人买件像样的礼物”,中国人的说法是 “凑份子”。 “Hongbao”成了“中国特色”的英文, 以帮助西方人理解某些中国特 色规则 在西方,几乎所有介绍“中国习俗”的媒介都会提到“送红包”的民 俗——在婚礼等社交聚会、 节日中, 亲友间赠予的装有钞票或类似金钱 礼物的红色包裹 或信封。 但中国自古就有以“节敬”形式粉饰行贿的传统, 而英语国 家的人对此难以理解。美国一个致力于反商业贿赂的非政府组织 Trace International 的主席就表示:“美国《海外反腐败法》明确规定企业:不 能直接或间接向政府官员提供、承诺或支付任何有价值的物品,以获 得商业好处。但将现金装到红色密封信封中递给政府官员,在中国可 能是恰当的。 而这个古老的传统, 可能已有上千年了, 如果不这样做, 当地官员甚至可能认为自己被瞧不起或被羞辱了’。” 这种“传统”有数据为证,2008 今年,一项研究随机抽取了 2005 年—2007 年 3 年来东城法院、海淀法院和一中院审理过的 100 起受贿 案,分析发现 78%的官员受贿会凑春节的热闹。而且 70%的案件所涉 及的贿赂是由官员家眷甚至情妇收受,包括官员子女收受的红包。在 台湾也有类似丑闻:以收贿闻名的台湾政治人物廖福本,其外号“红包 本”在当地普遍为人知悉。 在廉政公署成立后的香港,“红包的潜规则”的表现则有很大的不 同,春节期间索取红包的不法之徒并非官员,而是三合会等帮派,他 们常常通过假意送财神、送年桔、送挥春、舞狮贺年等手法,强迫一 些商户及市民派红包以作回谢,以勒索金钱。 如今,红包又成了“过年政治学”的代表因素,为政客亲民所用 台湾政客过年发红包成必须课,香港特首却集体不敢发 在台湾成功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周志杰看来:台湾是个注重人情世 故的社会, 过年时对民众嘘寒问暖, 所起的效果绝对非同一般, 坦言“过 年政治学”是台湾为政者必须学好的一课。 台湾的政客也深谙此道,各地市长,各党派候选人和都会 亲自出马为选民大发红包,今年预计会派送达 24 万个红包,每 个红包在 2 台币到 20 台币不等。不过民众倒也不用担心和这些 政客们浪费, 的红包资金来源是“国务”, 账务和预算都要 报备。 而其他人的红包来源除了自掏腰包, 还会来自党派拨款和捐助。 此外, 台湾民众并非拿了红包就变得“手短”, 连续几年都在发红 包的过程中被民众“下跪陈情”,被怒斥“在民众伤口上撒盐”,今年更是 被民众抗议“我不要红包袋,我要加薪!” 在为民众派发红包。 相比于台湾,香港的特首就小气很多,都不敢派发“利是”。而这 里还有一个典故: 梁振英的前任曾荫权在 2007 年准备竞逐连任特首时, 由于担心过年外 出向市民派发“利是”会被外界当作为贿选, 因此索性不发。 再加上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也谨慎地不派真钱利是, 过年只发“甜心利是” (在 红包里放有一枚巧克力金币) ,因此梁振英只好继续守规矩,这也成为 了香港政坛的传统。 大陆很多官员也会把春节发送红包当作保留项目,不过资金多为 政府补贴 和台湾的情况不一样,虽然大陆官员也会派发红包,不过红 包的明目和发送的对象却大有不同。台湾派发红包是为了讨好选民, 民众领红包也只是为了讨个彩头, 所以红包的额度都很小, 量却很大, 而经费多来自“公关费”。大陆官员的红包性质则多是“慰问金”,慰问对 象也是定向的“困难户”, 单个红包的金额都不会太小, 相当于为对贫困 家庭提供了额外的一笔政府补贴。 由于性质的巨大差异,领取效果也迥异。在台湾为了领取红包常 常万人排队,能不能领上,领多领少全凭运气。而在大陆,由于慰问 金发放和领取多是政治任务,所以难免出现分配不公,在 2012 年 1 月 20 日,陕西省宝鸡高新区部分环卫工人就受到市级领导慰问,每人 获得 300 元红包。但慰问结束后,红包被环卫部门负责人收回。而有 关人员事后解释说,此前已给参加活动的环卫工人发了 300 元奖金, 所以不能重复发放,为了公平要汇总再发放。 篇二:春节来历 春节由来 据介绍,相传中国古时候有一种叫“年”的怪兽,头长触角,凶猛 异常。“年”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才爬上岸,吞食牲畜伤害人命。因 此,每到除夕这天,村村寨寨的人们扶老携幼逃往深山,以躲避 “年” 兽的伤害。 这年除夕,桃花村的人们正扶老携幼上山避难,从村外来了个乞 讨的老人,只见他手拄拐杖,臂搭袋囊,银须飘逸,目若朗星。乡亲 们有的封窗锁门,有的收拾行装,有的牵牛赶羊,到处人喊马嘶,一 片匆忙恐慌景象。这时,谁还有心关照这位乞讨的老人。只有村东头 一位老婆婆给了老人些食物,并劝他快上山躲避 “年”兽,那老人捋髯 笑道: 婆婆若让我在家呆一夜, 我一定把“年”兽撵走。 老婆婆惊目细看, 见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气宇不凡。可她仍然继续劝说,乞讨老人 笑而不语。婆婆无奈,只好撇下家,上山避难去了。 半夜时分,“年”兽闯进村。它发现村里气氛与往年不同:村东头 老婆婆家, 门贴大红纸, 屋内烛火通明。 “年”兽浑身一抖, 怪叫了一声。 “年”朝婆婆家怒视片刻,随即狂叫着扑过去。将近门口时,院内突然传 来“砰砰啪啪”的炸响声,“年”浑身战栗,再不敢往前凑了。原来,“年” 最怕红色、火光和炸响。这时,婆婆的家门大开,只见院内一位身披 红袍的老人在哈哈大笑。“年”大惊失色,狼狈逃蹿了。 第二天是正月初一,避难回来的人们见村里安然无恙十分惊奇。 这时,老婆婆才恍然大悟,赶忙向乡亲们述说了乞讨老人的许诺。乡 亲们一齐拥向老婆婆家,只见婆婆家门上贴着红纸,院里一堆未燃尽 的竹子仍在“啪啪”炸响,屋内几根红腊烛还发着余光……欣喜若狂的乡 亲们为庆贺吉祥的来临,纷纷换新衣戴新帽,到亲友家道喜问好。这 件事很快在周围村里传开了,人们都知道了驱赶“年”兽的办法。 从此每年除夕,家家贴红对联、燃放爆竹;户户烛火通明、守更 待岁。初一一大早,还要走亲串友道喜问好。这风俗越传越广,成了 中国民间最隆重的传统节日 春节习俗 中国的春节习俗是多种多样的。不光在衣着、住房上有着讲究, 吃的食物也都有许多寓意。相传年兽害怕红色、火光和爆炸声,而且 在大年初一出没,所以每到大年初一这天,人们便有了贴春联、贴窗 花、放爆竹、发红包、穿新衣、吃饺子、守岁等活动和习俗。春节还 要辞旧迎新,以示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新面貌。中国民间最隆重的 传统节日,在夏历正月初一,又叫阴历年,俗称“过年”、“新年” 北方 天津人称腊月初八为“腊八儿”, 有喝腊八粥的习俗。 许多天津人还 在这天用醋泡大蒜,名“腊八蒜”。腊月十五开始,各式各样的年货全都 上市,以娘娘宫为轴心的宫南宫北大街更是热闹非凡。男孩子到娘娘 宫头一个目标就是风葫芦,成年男人到这里,忘不了买灯笼,女人们 来这里多是“洗娃娃”的。从娘娘宫拴回的“娃娃”每年都要“洗一回”,这 是节前妇女必须做完的事情。 天津还有春节贴吊钱儿的习俗,吊钱儿是用彩纸剪刻成的图案, 贴在门窗的玻璃和横棱上,作为春节喜庆气氛的点缀。贴上的吊钱儿 只能到正月初五那天损坏,否则就意味着一年不吉利。天津人称正月 初五为“破五”,这一天,家家户户吃饺子,菜板要剁得叮咚响,让四邻 听见,以示正在剁“小人”。天津人把不顺心的事归结到“小人”的身上, 除掉“小人”才能大吉大利,顺顺当当,初五晚上放鞭炮,也有避邪免灾 的意味。 南方 福建 福建闽南农村的过年习俗有着自己的特色。在农村,农户房多门 多, 除了贴春联外, 房门两侧还要搁置两株圈贴红纸的连根甘蔗, 叫“门 蔗”,方言“蔗”与“佳”近音,寓意进入佳境的意思。厅堂中案桌摆有隔 年饭、长年菜、发糕,并插上用红、黄两色纸扎的“春枝”,寓意饭菜长 年丰足,吉祥发财。每家要把薯藤柴枝堆垛大门外,点燃待其烟绕火 旺,男人依辈分跳过这堆火焰,边跳边念:“跳入来,年年大发财;跳 出去,无忧共无虑;跳过东,五谷吃不空;跳过西,钱银滚滚来。”这 叫“过火群”,象征烧掉旧岁的邪气,消灾过运,迎来干干净净、大吉大 利的新年。“跳火群”后,就要用新扫帚打扫厅堂,扫完后扫帚畚斗搁在 一起,垃圾堆放门边,希望如愿再从畚帚中走出来,帮助发家致富。 同时要把跳火群未熄的余灰收集一些添于炭炉中, 叫“添旺”, 象征更加 兴旺。家长率子女围坐炉旁,叫“围炉守岁”,最好通宵达旦守着,据说 这是为父母添寿。此时,长辈给晚辈分压岁钱,叫“分圆”。随着社会进 步,生活节奏加快,闽南乡村一些繁琐的习俗已逐渐淡化了,但农家 企盼好年景的风俗仍保留下来。 江苏 江苏各地过年习俗都有一些独特之处。苏州人除夕在饭内放进熟 荸荠,吃时挖出来,谓之“掘元宝”,亲友来往,泡茶时要置入两只青橄 榄,谓之喝“元宝茶”,恭喜发财。武进人年初一早晨,将先祖画像悬挂 中堂,供上茶果、年糕,一家老小依次行拜年礼,谓之 “拜神影子。” 他们扫地不许从家里往外扫,惟恐把“财气”、“如意”扫了出去,只能从 外往里扫。江宁人有春节“打神鼓”之习俗,由大旗开路,锣鼓手浑身使 劲地擂鼓助兴, 初三“打夜鼓”、 初七“上七鼓”, 十三至十五打“赤膊鼓”, 气氛热烈。南通人有在家门口或堂前插芝麻秆、冬青、柏枝的习俗, 取意生活开花节节高, 长年青翠。 淮阴人还有初六给孩子“烤头风”之习 俗。 是夜带孩子到田头空地点燃火把, 为孩子驱除病邪, 边烤边唱: “烤 烤头,醒醒脑,烤烤脚,步子矫,烤烤肚皮不拉稀,满身都烤遍,疾 病永不见。”无锡渔民年初八有乘船去西山祭拜禹王庙之习,祈求水神 保佑,祭鳌赕佛,谓之“上”,禹王庙拆除后,此俗也随之逝去。 在海南人看来,所有的民俗都是按人的意志、人的愿望,人为地 做出来的,所以,在海南方言中,所有的民俗行为前面均加上一个“做” 字, 如做清明、 做亲家 (即结婚) , 而北方人“过年”, 海南方言叫“做年”。 需要说明的是, “做年”指的是“做旧年”即过春节。 而北方所说的过元旦, 海南叫“做新年”。不过在海南乡下,“新年”是不当年来“做”的。海南俗 话“年怕中秋, 月怕十五”。 一过中秋, 乡下就筹备着“做年”。 除夕晚上, 室室点灯, 家室有灯, 夜以继日, 一连数天直至初四天亮才罢; 俗称“发 灯”,取“添丁发财”之意。初一凌晨,无论老少都得起床吃“斋饭”(即 为清净洁白以怀念祖先) 。“斋饭”不但类似于伊斯兰教的清真食品,而 且正如北方人过年必吃鱼(年年有余)一样,吃的东西还须有吉祥寓 意,其中必有清炒茄子(茄子,海南话寓意一年比一年好) ,清炒水芹 菜(“芹”与“勤”谐音,祈望全家在新的一年勤勤劳劳) 、长粉丝(寓意 过日子细水长流) 、黄黄的像金元宝状的豆腐干(寓意招财进宝)…… 家庭几代人过春节的对比 爷爷奶奶那时候过春节日子紧巴巴的每年过年就发愁 爆竹也是 象征性的放一下; 爸爸妈妈那时候过春节日子稍微好转过年的时候可 以吃点带油的菜。总是盼望着 叔叔阿姨那时候过春节日子已经有了小 康,有新衣服穿。有好多零食吃,还有鞭炮玩 自己过春节 吃的不想 吃,玩得不想玩,各种鞭炮烟花 腻了...... 篇三:春节的来源 春节的影响 近年来,了解春节的外国人越来越多。这一方面与海外华人数量 增加有着密切关系,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国力提升的结果。就连远在尼 日利亚的拉各斯,记者在菜市场买菜时,也时常遇到外国朋友用生硬 的中文说“过年好!”他们知道中国人在过“最重要的节日”。但对于更多 的外国人来说, 春节不过只是中国人的“新年”而已, 至于春节的文化内 涵,他们就所知甚少了。许多外国媒体关注中国春节,也大都只是关 注像春运、放鞭炮这样的现象,往往会忽视春节的文化内容。在俄罗 斯,媒体对中国春节的报道很少,初一早上,记者在俄罗斯一家网站 看到的就是,春节第一天北京市因放鞭炮致使 100 多人受伤的消息。 一些专家指出,节日文化重在参与,春节要成为世界性节日,还需要 让更多的外国人了解春节的文化内涵。在国外,记者常常会碰到一些 好奇心很强的外国朋友打听有关中国人过年的习俗,当记者和他们聊 起国内过年的很多场景时,他们都羡慕不已,觉得很有趣。一些外国 人正是通过春节这样的节日来了解中国的,而春节这样的节日也增加 了中国文化的吸引力。许多外国朋友表示,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国力的 提升,春节的影响力也必将会不断增强。腊月二十八, 《环球时报》记 者在美国友人比尔的邀请下,和几位朋友来到他的家乡纽约斯腾达岛, 参加为中国新年举办的民间庆祝活动。一踏进举办这场活动的斯腾达 岛博物馆,记者就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国内的春节联 欢会。大厅内,大小不一的红色灯笼高高挂起,“大展宏图”的巨大纸扇 格外引人注目,到处都贴着大大小小的“福”字。印有“2008 年中国欢迎 你”的宣传画与体现中国旅游和百姓生活的照片挂满了墙壁。参加活动 的几十位社区居民各就各位,每人面前摆放着一个压岁吉利红包,上 面印着“富贵花开”、“年年有利”、“岁岁平安”,里面还真的装有美元硬 币。 当大家吃完中国年饭饺子、春卷、炒面后,一位美国朋友宣布活 动开始,她先是介绍了中国餐饮文化的特色,接着以变幻游戏的方式 教大家学习汉字。随后,她拿起摆放着的照片、实物,讲述有关中国 的故事。主办方还请来一位中国朋友,详细介绍了中国人过春节的历 史演变。大家跟着这位中国“先生”学起了中国话:“新年好”、“恭喜发 财”,欢声笑语在大厅中荡漾。 大年三十,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业还举办了大 型春节晚会,参加那场晚会的美国朋友有数百人,纽约市议员、各大 学负责人也纷纷赶来。同一天,记者还接到新泽西州一位小学校长的 正式邀请,他们学校要在正月十一那天,隆重举办欢度中国春节的庆 祝活动。记者的另一个朋友也接到邀请,这几天要到另一个学校去介 绍有关中国春节的故事。 除夕夜,在伦敦西郊的一家理发馆,记者和一位英国的老理发师 闲谈。老人兴奋地问我,今天是你们中国人的新年前夜对吗?在得到 肯定的回答后,老人说,那你一定要同家人朋友守夜啦?我很奇怪他 是怎么知道这一天的日子的。老人笑着说他虽然没有去过中国,但一 直觉得中国的民俗文化很有趣,加上生活中不断会有人提到,所以知 道这一天并不奇怪。和这位老人一样,愿意对中国文化深入了解可以 说是伦敦近年来连续举办庆祝中国年活动带来的直接影响。在英国的 许多公司里,很多人都会在中国新年期间,向自己的中国同事道一声 新年祝福。有朋友告诉记者,有的公司主管还特意给中国员工在当天 放一天假,让身在海外的华人体味到了节日的温暖。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微信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pk739.com/hongbao/11762.html